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000xb.com ff227.com vn613.com vn215.com se808.com yz568.com 266gg.com :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武林淫娃

    这是一个秋高气爽的下午,太阳从蔚蓝的天空中,射下柔和的光辉,和风徐徐吹来,不时吹起几片落叶,那落叶随风飘呀飘的,盘旋不已,轻巧地落在地面上。

    这时座落在洛阳城的一处上,在一广场的后面,是一座寺院,山门口高悬著金漆已微微破坏的门额,上面刻着“太元古堡”四个尺许大金字。

    今天正是清云道士与飞龙刀客比武的日子,广场中心已围满观看的人群,;而庙寺的山门却紧闭着,好像庙中的和尚,也许是出家人,无嗔无欲,不愿沾染武林是非,连看热闹的兴趣也没有所以紧闭山门,隔绝是非。

    这时,广场前大道上,仍不时有人赶来,每当有人出现,先到的人,总对来人细心打量,若是相识的,有的出声招呼,有的话题便转到来人身上。

    大家正谈著,广场四周忽然鸭子无声起来,大家控息著,凝视著,所有的目光,一齐投向远处而来的姑娘身上。

    因为这姑娘衣着和走路,不像附近的人家,没人看过,但众人全是行家,一看姑娘衣着和走路,一定是个武林中人。

    当然这还不是数十位武林人屏息凝视的因素,最大的因素,是这姑娘真美,一张圆圆的脸上,装着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,真个眉似春水,目如秋水,琼鼻之下,一个炸破的樱桃,右颊上不时展露出一个梨涡。

    身上披着一件紫色风衣,跨步时,隐隐现出内面是一套绿色的紧身衫裤,头上那秀发更是随微风飘逸著,光可鉴人。

    这姑娘可大方得紧,几十双眼睛注视着她,她满不在乎的跨入广场,向广场的布置扫了一眼,梨涡儿一展,露出一口编见似的牙齿。

    谁也没有留心看出她笑的本意,因为一个明艳的姑娘,笑起来是迷人的,有些性好渔色的人物,被姑娘这一笑,灵魂早已经飞出了。

    即使是正派人物,因为姑娘本来就美,笑起来更美,像一朵朝露中盛开的玫瑰花,可餐可赏,虽然心无邪念,但也被姑娘的美分了神。

    因此,没人留心她笑的是什么?这时,姑娘才眨动着一对美丽的眸子,向四周的人群看了一眼,又是粉红一笑,才独个儿立在场边的一株松树下,仰望天空的白云出神,神态之间,有天真,有具傲,也有着不可侵犯的英威。

    等到姑娘停身在树下,场中议论又起,全在猜想这姑娘的来路。

    < 武林中人,本来没有什么男女之嫌,但这样美丽年青的姑娘,单身在这种场合现身,自然是最引人注目的。

    于是,有人猜测,这姑娘必是那一位有名人物宠坏了的姑娘,不懂江湖风险,为了好玩偷偷跑了出来。

    但是老大持重一点的人,却认为这姑娘必是大有来历,人家即然敢一个人出来,身手必然不弱。

    自然姑娘现身,可以美惊全场,整个注意力全集中在这姑娘身上,大家几乎忘了有人即将在场中比武之事。

    但却有一个人例外! 是谁? 一个身着白衫的少年,他停身处正好与姑娘不过数尺,剑眉星目丰神如玉,但却一脸高傲神色,自始自终,他连眼角也没有瞄姑娘一下,当然不只是姑娘,可以说自他到场中,连所有的人也没有看过一眼,他何时前来?场中没有人注意他,一个人坐在场边一块大石上。

    偏是,姑娘倒反而用眼角向他溜,但每当她那美丽眼睛向青衫少年转动,唇角便会向下轻微的扯动,鼻头也向下一耸。

    日影移动着,时间拉回了人们的记忆,多数又向广场望了去。

    此时清云道士与飞龙剑客已双双骑着马儿来到广场。

    “真是两名欺名盗世之流,早知如此,我才不来呢?”

    声音说得很轻,场中人并未留意,但离他不远的姑娘,却听得清清白白,口角儿又向上耸,明眸一转,好像想起了什么? 只见她微微一笑之后,右脚尖一动,一个大石子,呼地一声,正向白衫少年足裸上飞去。

    白衫少年昂首仰望天,对姑娘淘气的踢去一个石子打他,理也不理。

    眼见石子将击中白衫少年足裸,他仍似不知一般,不知怎地?姑娘又改变了主意轻轻“嗨”

    了一声,道:“石子来了,快跑!”

    白衫少年一动也不动,似是未曾听见,根本不理姑娘。

    姑娘小嘴一耸,鼻头也上耸,生气似地说:“活该!”

    那知她话声才落,白衫少年连看也没看一眼,仅脚尖向下一挑,那个石子被他笔直踢起跟着右手上扬,手指一弹,那个大如鸡蛋的石子出轻微一声脆响,在白衫少年面前尺许处,碎为细沙,纷纷落地。

    姑娘微微一愕,但却跟着又是一耸道:“别在这么多人面前臭美,这点功夫,有什么了不起?哼!”

    白衫少年也不回头看她一眼,仅微微一笑。

    几次不理,那姑娘气可大了,正待发作,忽听有人叫道:“看!两人多精彩啊!”

    这一叫喊,姑娘才按住着性儿,回头向广场看去。

    这时观众的叫好声,此落彼起,久久不绝。

    但就在所有的人全神注视飞龙剑客展露身法,在一片叫好声中,姑娘耳边忽又响起那白衫少年的声音:“妙不妙?”

    姑娘回头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:“谁理你!”

    这时广场中的飞龙剑客抽出那把宝剑,刹刹一声长剑出来,手一振,剑刹声中,似如龙腾飞跃,施迥流动,光芒夺目。

    两人打得难解难分,大家不断叫好。

    突然清云道士发现情况有异,连退几步后,大众的目光,齐眼望去,那知不可犹看,立即有人大喊一声:“看啊!断魂大盗!”

    这一声断魂大盗,场中秩序大乱,立时四散奔去。

    姑娘也被这一声(断魂大盗)惊得一愣,正想举头看时,只听身边响起一声:“不知死活的姑娘,还不快走!”

    那知道这一句话,立即把姑娘羞怒,细掌一伸,迎面便向白衫少年打去。

    姑娘不但这一掌打空,连人都不见了,才是一愣,只见左面大石之后,忽然探出那白衫少年的头儿,向她微微一笑道:“姑娘,我在这儿!”

    这一下姑娘的气可大了,右脚猛力一,碎了一口,身影如风,猛扑前去。

    那知她扑到石后,那里还有人,白衫少年又不知去了那里? 姑娘本来玩刁过人,每逢与人动手过招,总是她戏玩别人的多,想不到今天遇上了对手,眼珠儿一转,笑道:“你出来嘛!我不打了,告诉我那什么来着的大盗!”

    忽然在身后一集约四、五尺的大树上,传来那白衫少年的笑声道:“姑娘你口是心非。”

    这不看罢了,一看之下,全身发麻,喘声道:“你到底,是人是鬼?”

    跟着响起朗朗笑声,虽是其声朗朗,像利刀一般,刺得人耳骨生痛。

    不用猜,便知这发笑之人,定是断魂大盗无疑。

    姑娘何尝不意外,连呼吸和心跳也全部停止,她运足丹田之气,准备一战,这一刹那之间。

    突然他双手向树稍白衫少年一弹,这颗大树哄然一声倒了下来,然却看不到白衫少年了。

    而姑娘却被震得血气翻涌,赶紧运行真气,将那上涌的血气,强压下去。

    虽然她将上涌血气按止住,但也感到头晕目眩,身子摇摇将倒。

    而周围立即有十来人口喷鲜血,倒在地上。

    待姑娘身定后,立即从身上取出一把发光的剑,刹的一声震响,几乎脱手而去。

    断魂大盗哈哈大笑一声,道:“剑是好剑,剑招也算不错,可惜你遇上了我,美人儿,我是舍不得伤你,哈!哈!你看这儿景色真美,正是行乐的大好地方。”

    姑娘气得更红了,然声音娇滴滴的声音,道:“但你得答应送我一件东西,你能不能给我?”

    断魂大盗更感到灵魂出了窍,因为姑娘太美了,美的有些令他色令智昏,耸肩道:“别说一件,什么都可给你!”

    看见鸣光一闪,剑芒暴涨,一声娇吟道:“淫贼!看剑!”

    话声中,一剑向断魂大盗斜肩插去。

    相距又近,断魂大盗又被姑娘那迷人的笑脸,醉人的声音,弄得飘飘然,那知她出手又快又狠,刹的一声,一剑打正著。

    这下把断魂大盗气的老羞成怒。

    大吼一声,右手急缩,左手跟着打出,一股奇大的力道,却向姑娘撞来。

    姑娘只见眼前漆黑,口中一甜,哇地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,人便昏迷了过去。

    “好狠的心,对女孩子也这样出手。”

    话声未完,这时那白衫少年在半空中整整划一个圆形,轻灵而美妙。

    说时迟,白衫少年在半空中身形划圆,上身一滚而起,大喝一声左掌右指,由上而下急然而攻出。

    蓬地一声,断魂大盗前胸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掌,一条身子摇摇不定地往后跌退,但跟着又是一声大叫,而那如剑指风,又跃胸而过。

    只见他双手向上一翻,断魂大盗,像雨后飞虹,向身后倒飞出去,身子随着(碰)的一声,倒在地上。

    白衫少年回头看姑娘脸上,只见她双目紧闭,面色已成白色,全身颤动,银牙(咯咯)直响,似乎已到无法忍受的地步。

    白衫少年长叹一声道:“看来,姑娘已中断魂大盗的寒凉之中了,要救她除了那法,我实想不出什么法子了?”

    白衫少年想于此时,最后,忽然下定决心,扶起那姑娘飞奔了出去。

    ……………… 白衫少年下定决心,将门户关上,伸手一摸姑娘的身体,果然周身寒凉,像一块冰水一样。

    赶紧与她低头而起,又用棉被盖住,同时凝足真气,缓缓度入姑娘口中。

    良夜遥远,秋风阵阵,白衫少年依著一个人样冰凉在姑娘身边,然后把他的白衫、内衣、内裤一起脱下,再慢慢去解开姑娘的外衣,绿色长裤,红色肚兜,那丝质的内裤脱了下来,现在两人已是光裸裸了。

    白衫少年此时也感难持,约有一个更次,才听那姑娘(嗯)了一声,身上渐有暖气,但仍木然不动。

    由于他吐出真气过多,人亦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
    睡梦中……白衫少年忽被一阵声音叫醒,只见那姑娘脱身露体,那一身粉肉,有如两座高山,高高直立著,在那光滑的小腹下面,两只伸长玉腿的尽处,一把黑得发光的阴毛,那红似石柳,两片大阴唇,像是晨露滋润样地鲜红可爱,这一切把那白衫少年看狂了。

    那姑娘脸上突然比红粉更红,说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  “姑娘是……在问我?”

    “不问你问谁?”

    白衫少年又是一呆了,但随即明白过来,道:“姑娘误会了,我是在为你疗伤!”

    “疗伤?”

    脸上突又飞上一朵红云。

    又接着道:“我要你说……说……?”

    白衫少年道:“说什么啊?”

    “……说……”

    姑娘始终说不下去,但脸上却又如潮似涌起阵阵少女的脸红,本来这姑娘长的又娇又白,脸红潮涌,更显得明艳动人。

    姑娘似乎为难了好一阵子,忽然一咬银牙,道:“里面!我要你说,昨夜你那……那……有没进到……我……那里面……”

    那白衫少年一听,道:“我说过,是为你疗伤,谁又欺侮了你!”

    那姑娘想了,忽然喝道:“不许再偷看……”

    一转身,进入浴室,一会儿即出了来,那白嫩的脸上,又泛起一阵红潮,声音不但柔和,而且说的更低,更明白道:“我不恨你啦,都是我错怪你!”

    白衫少年道:“你记起过去的事来了?到现在我还不知姑娘的芳名呢?”

    “我……我叫梅萱,你呢?”

    “我叫云中良!”

    云中良不明白梅萱态度的转变,又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错怪我了。”

    梅萱脸上更红,似口红深远,连脖子也红了 突又啐了一口,充满著娇嗔,道:“不许你问,我不告诉你。”

    云中良明白过来,心说:“原来她刚才进入浴室去检查那小穴子了。”

    这时,云中良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,他似乎忘了身上未着衣物,梅萱恰好面对着,这时把梅萱看得心惊肉跳,云中良那巨大的阳肉正抖动不己。

    梅萱心里刚才以为云中良欺侮了她,结果发现她那小穴还完好如初,因之对云中良的救她由衷感激,心中萌生好感。

    晨晓,窗外薄露,滴著细细的小雨,使得床上光装的云中良,像浴在梦样的情调中,是那么挺俊,而那涨大的鸡巴又是那么样的诱人。

    似刚由大病初愈的梅萱,对云中良一瞬间由误会而了解,再看到那光装的全身,还有那颤动的阳具,突像一头柔弱的熟羊,她那高高的粉肉,雪臀,不由地向床上走了去…………。

    床上的云中良亦展开他的双手,迎接着梅萱的到来,一对光装的身体于是在那床上紧紧的拥抱着。

    天啊!这么大的东西,顶得人家好舒服,梅萱一面拥抱着,心里一面想着:“假如那鸡巴插……插在我的小穴里,一定快活死了。”

    梅萱虽然还是处女之身,然身体的成熟不亚于一个仪态万千的少妇。

    梅萱脑子里一想到那事,春心不由起了一阵涟漪,浑然忘我似的,小穴里的淫水也随之流了出来。

    而此时床上的云中良,亦摆动着他那健壮的身体,那根火红的大鸡巴亦跟着发抖,好像在对梅萱示意它的神力。

    这时,由于云中良那集大鸡巴一抽一抖地在梅萱那两片阴唇上,使得梅萱又好奇又清松,不由得那一双秋水似的大眼睛,向下一看,目不转瞬地,一双大眼睛死在那根特大号的阳具上瞪着,好像看到一餐美好的酒菜,忍不住连口水都流了出来。

    梅萱几曾受过这样的刺激,她那心中青春的欲火,如弹药似的爆发开来。

    她再也不顾那少女的羞持了,上头用手紧抱住云中良,下头那小穴紧压住那火红的大鸡巴。

    过去离家时,母亲的吩咐,这一切均在她脑海中弃之不顾了。

    云中良紧拥住梅萱,一面用手无限怜惜地在她那秀发上轻摸,缓缓地把嘴唇送了上来,吻住了梅萱。

    两人相视好久,双方似都在饥渴地等待那暴风雨的来临。

    云中良把嘴唇缓缓移到梅萱的酥胸吻摩著,然后用左手缓缓地把梅萱那修长的两条玉腿分了开,手指轻轻地在淫水外溢的阴户之上,转动,振动地抚按了起来,梅萱那受过如此的刺激,经云中良如此一逗,全身颤抖得比得了阴塞功还利害,阴户的粉红色淫水有如山洪不断的了出来,而阴道里面更是如有小虫蠕动一般,奇痒无比,刺激得使她不由自主的将那沾满淫水的浑圆肥臀,用力地向上一高一低地挺送著,忽然又转身使劲地拥抱住云中良,颤动的声音,几乎衷求道:“良……你使……使我……好过瘾……你知道……我……我是……经不起……挑逗的……别……别再欺侮我了……良……快……快插…………插进……小穴……唔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

    好不容易说了这些话,到最后几乎已经含混不成声了。

    云中良听这美的淫声,心中一股无名的热流,顿时充满心中,于是将梅萱摆好,伸手在那湿润的阴户口掏了两、三下,这一掏,梅萱的浪水又猛的冲出,冲得他全手尽湿。

    于是云中良忙将那淫水在那火红的鸡巴四周湿润着,轻轻地用手去分开那紧闭的两片阴唇,挺著那根大鸡巴在梅萱的桃园洞口作试探性的进入,急得梅萱一张漂亮的面目又更加通红,两排雪白的牙齿更是咬得咯咯作响,那浑圆的屁股又是向上挺,口里更是发出那人的淫声:“良哥……我……我求你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插我的……小穴……我……里面……好……好痒哦……哼……哦…………哦……哥……你那……大鸡巴……把我哼……哼……哦…………”

    温柔体贴的云中良,对于处女的梅萱更体贴入微,尤其对刚破瓜的梅萱更是不敢大意,惟恐将她弄痛,只有慢慢的,轻轻的,极为小心一分一分的向阴户里面推进。

    云中良那根火红的大鸡巴,一直插到梅萱的子宫口,顶住花心,梅萱才轻轻的喘著一口气道:“良哥……美……死了……哥……慢……慢……轻点……我…………我……小穴……有……有点……酸痛……哦…………快……快里面……又痒……哥……快……不……抽……呀……我……好痛快……哦……哼……我……简直……飞…………飞上天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

    这时梅萱双手环腰紧紧抱住了云中良,脸部一摆,把舌头吐出到云中良的口中,两条玉腿,分支在床上,迎合著云中良下插的姿势,用力一挺,那丰满的臀部,已主动的打转着,阴户深处的子宫口,更似小嘴似的,一吸一收的吻住云中良的龟头,使他徒生快感。

    云中良龟头被吸吮的浑然忘我,怜爱地问:“萱……我……鸡巴……那龟头……被你……那小嘴……吻得……我……我好……过瘾,我……唉哟……萱……吮……住我了……哦……嗳……”

    梅萱一直配合著云人良的动作,上迎下挺,淫水及那处女的血水,不断地向外猛泻,从屁股沟里,一直流到那洁白的床单里。

    “哎唷……哥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你……好会玩……妹……又……又要……丢了……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

    梅萱的淫声越大声,浪水的响声也越来越大声。

    “萱……你……的浪水……流……流得……好多哦…………妹……你还……好吧……过……瘾吗……哦……”

    “唔……哼……我……过瘾……我感……到…………人生……活着……多有意思……啊……哥……哥……你好伟大……以后……我都要……要与你…………永远……在一起了……”

    这时,梅萱那对大眼睛,微微闭合,动态百出,尤其是那又大又圆的肥臀,没命地摇摆着,更使云中良心中痒得不得了。

    “萱……你……长得真美……”

    “哦……别……吃我的……妹被……你插……得这……般……厉害…………我……这时候……一定难看……死了……哼……”

    他们一面抽动,一面又打情卖俏著。

    这使得梅萱的动作又激烈起来,似乎云中良那鸡巴的抽动已配合不上她了。

    梅萱双手紧紧抱住云中良的臀部,大屁股没命地往上挺,,口里的浪叫之声,更加大了。

    “哦……哎唷……插死我吧……良……良你……插得我……骨头都…………酥了……哼……哦……美死我了……良……我……没命了……要上天了……哎哟……啧……哎哟……太美了……好痛快……嗯……良…………我……可……活不成了……哼……没命了……要……要上天了……丢呢……又……又要丢了……快……快再抽……我……太快乐……丢出来……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啧……丢了……丢了……”

    云中良的动作也随之加快,浅浅深深,又翻又搅,又是猛插,一插到底,抵紧了梅萱的子宫口,猛吸起来,当那龟头在吸阴精时,不自觉地吸住了梅萱的穴心,这时梅萱又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哎哟……良……我的哥……你鸡巴……咬住……我的……喔……哦……大力……一些……我的爱人……我的穴……被……你……龟头……咬下了……哦……精……又被……咬……咬出来了……啊唷……哼……再……再咬……咬……死……我……哼……”

    猛然,梅萱身子一阵颤抖,牙齿咬得吱吱作响,一股热流,从子宫口流了出来。

    这时云中良依然不停的冲刺著。

    身体下面的梅萱,娇弱无力的哼叫着,满头秀发,凌乱地散在枕头之上,脸上的光辉,似乎感觉到很满足的样子。

    这时云中良的龟头,感到一阵烫热,急忙连冲一阵,后脊一麻,也把精液滋滋地漏在梅萱的阴户里。

    自那天云中良与梅萱分手后。

    梅萱因有事想回梅花山庄,而云中良亦要往南鬼谷去寻找灵芝草,以取回救师弟的死毒。

    因之,言明三月后,云中良再至梅花山庄提亲。

    往鬼谷的路途中,马不停蹄。

    过湖南,第二天中午时分,已经到了山海关。

    山海关,即天下第一关,为古今之重镇,人口众多,商业非常繁荣。

    云中良才到城东,正拟入城,忽听刺刺一阵马蹄声,心中一惊,才一擡头,忽见城门口卷起的飞尘,而人已闪光般迎面而来。

    云中良迅即闪了开来,然后有三个行人闪让不及,为首的那位武士,暴喝一声手中鞭稍扬处,叭的一声,那三个行走的路人,立时传出一声惨叫,翻跌在一间茶店的门口。

    奔马过去,只留下那些马上武士得意的笑声,好像这些武士打人,只是为了取乐。

    那茶店的茶客出来将三人扶起,只听一人道:“老乡,怎听见他们来了,还不让路呢?只挨了一鞭子,不然被撞死了,谁为你们伸冤去?”

    云中良听人说话的口气,便知刚才那些人,平素横行惯了,仗势欺人,心中大为愤怒,于是下马前去,问道:“请问,刚才那些武士,是什么帮派?”

    被问的那人,擡头望了一眼,见他是外地人,又向四周扫了一眼,才应道:“太阴鬼指的武士!”

    云中良道:“难道此地就此让他们横行,没人阻止?”

    “阻止他们?”

    那人苦笑一声,摇摇头,道:“客人,你最好别问,我们这城,可不比别的地方,你请吧!”

    说完,独自回到茶店中,不再理会云中良。

    云中良索兴走进茶店中,要了一碗茶。

    那知茶才冲好,又听到城门口又传出马蹄震响声,似有十数只马奔驰而来。

    就在此时,云中良忽听茶店中有人叹了口气道:“胡老庄主一世英雄,想不到现在被人欺到头上来了!唉,这成什么世界。”

    那人接着道:“太阴鬼指居然要那胡庄主的掌上明珠,虽然听说那胡家大小姐也有一身家传武功,一定不会屈服,然又怎能斗得过这种狠毒的魔头,唉!胡老庄主侠义一生,没有儿子,只有这一个女儿,要赶快出嫁给人,也就没事,偏偏他眼光过高,廿四、五还没有意中人,结果惹出一场是非。”

    云中良听得心中又惊又怒,心说:“原来是这么一回事!”

    云中良越想越愤怒,本来是为了上鬼谷要灵芝草而路过这城镇。

    而那胡姑娘之事,他又不能不管,这即是英雄侠义之心使然,路见不平,打抱不平。

    他沈思了一阵,忽然心说:“大丈夫义之当为而义,瞻前顾后的作什么?”

    云中良一面走,面心中惴想,事情他由茶馆那人的谈话中听出一个大概,胡庄主是一个息隐多年,武林人十分敬重的老英雄,而老英雄无子,只有一个掌珠,必然很美,被什么太阴鬼指看中了。

    于是往胡家堡赶了去。

    往堡边一集大树一纵,忽听:“小姐,你真要走了。”

    云中良看到那位胡姑娘了,凝神一看,果然这姑娘长得十分美丽,柳眉目清,琼鼻樱唇,虽是凄楚神色毫不减那动人的风态。

    她穿的是一身绿色劲装,手提一集寒光森森的长剑,秀发也用青巾盖著,因是一身青,更显得肤光欺霜压雪,有如凝脂。

    姑娘虽是双眉紧索但一对凤目中却闪烁出英威。

    忽而脸上已褂上两行清泪道:“父已卧病在床,烦各位多于照顾。”

    云中良心中一想,便知道这姑娘不但人美,而且孝心可嘉,更坚定自己要救她之心。

    这时,只见来带她那些武士,响起得意之极的笑声,笑声未落,忽然姑娘一剑刺了过去,那知剑未刺出,当响了一声,剑忽落地,姑娘娇身,已无力倒在一个武士的手臂之中了。

    云中良见一行人上马离去,才飞身掠落,远远随在马后,一会儿工夫,已来到了灵山,看着那些人进入,才在附近找了一家客店住下。

    寒星满天,明月一钩! 灵山到处灯红酒绿,热闹非常。

    大厅中,更是歌声悦耳,太阴鬼指高坐在首席,下面坐的却是一个妖媚迷人的少妇,眉梢眼角,春意盎然。

    大厅之后,相隔四重院落,且有一个精致小院,珠连绣,户灯照绿窗,左边一间房门,呀的一声开了,走出两个女奴,年龄约十八、九岁。

    前面一个女婢,右手掌著一个宫灯,后面跟的女婢,则双手捧著一只红漆盒子,正向前院行去。

    前面女婢忽然喊了一声,道:“姊姊,老爷为什么睡觉总要这只盒子?”

    后面女婢笑道:“是睡觉前吃的春药呀!”

    “什么叫春药?今夜收第十姨太还要吃药?”

    “傻小子!”

    前面女人噗噗一笑,道:“这个也不懂,这春药吃了睡觉才妙得紧,而且今夜就是要给那位胡姑娘准备的呢!”

    “有什么妙?你吃过吗?”

    后面女人(呸)了一声,道:“死丫头,你要想吃,我给你一粒,保证你那地方要命!”

    “什么地方要命?”

    “唉!天啊!就是你那阴户,你该懂了吧!”

    只听那女婢咯咯笑道:“我说啦!老爷夜间一住那边,必然送这盒子去,唔!男人呀!真是什么法子也想得出来!”

    两婢曲曲折折的穿行了三重院落,最后走到有四名守卫的一座小院前。

    一个武士咧嘴一笑,道:“春菊,你捧的是什么?”

    捧红漆盒子的春菊啐了一口,道:“你管?”

    那武士又是咧嘴一笑,道:“不说我们要检查!”

    另一个武士打趣的伸手一拦,道:“大爷吩咐,凡是今夜送吃到这玫瑰花院的人,一定要他自己先尝过,嘻嘻,还要我也尝过,春菊,我们两个尝尝好不好?”

    春菊粉脸一红,猛啐一口,道:“你美得冒泡,快让开!”

    那武士贪婪的看了两个婢女一眼,舔舔嘴唇,退了开来。

    两个婢女疾步入门去。

    这是一间单独的两房一厅的小院,门口上站着另外两个婢女,居然也一身紫衣,手中各提一只闪亮的长剑,厅门上一盏雪亮的珠灯,照得小院中明如白昼。

    春菊向两个女婢笑道:“两位姊姊辛苦了!”

    守门的两位女婢嫣然一笑,左面女婢道:“又送那春药来了?”

    春菊向房中一呶嘴道:“今夜要给胡姑娘与大爷吃呢!”

    右面提剑婢女笑道:“快去吧!大爷差不多要来了!”

    春菊格格一笑,翩然而入。

    这间房布置得十分[1]1326;丽,象牙床,流苏帐,梳妆台上高竖着一面光可鉴人的铜镜,左面壁上,褂著一付仕女嘻春图,是一幅‘倒坐蜡烛’,一个健壮的男人躺着,扬起那具大的鸡巴,刚好对准,爬坐在他上面的一个仕女的肥大阴户上。

    床上绣枕鸳衾,秀气袭人。

    鸳衾之下,轻轻盖著一个鹅眉凤目的少女,一听有人进房,忽然双目一睁,含着怨恨之极的目光,向来人看着。

    春菊将红漆盒子放在一张柳桌上,将窗上绣放下,才走到床前,向床上少女看了看,笑道:“十姨太,恭喜你啦!”

    床上小姐,当然是胡庄主的掌上明珠胡慧珍,她狠狠瞪了春菊一眼,叱道:“快给我解开穴道!”

    春菊摇摇头道:“回告十姨太,婢子不敢也不会。”

    胡慧珍叹了口气,大概也看出这婢女不会,两颗豆大的泪珠,滚落枕上。

    春菊轻轻笑道: “是大喜事啊!怎生哭了?”

    说罢,走上前去,揭开棉被,伸手便去解姑娘衣扣。

    胡慧珍叱道:“你要作什么?”

    春菊道:“脱衣服啊!”

    胡慧珍脸色突然苍白,似想扭动身子,可是一点也动弹不得,急得大声叱道:“不许碰我!”

    春菊笑道:“这是大爷吩咐的,不脱怎行。”

    胡慧珍急得泪珠像断线珍珠,噗软滚落,叱道:“不行,快滚!我不脱!”

    春菊格格笑道:“怕什么,我们同样都是女人啊!”

    胡慧珍因不能动弹,无法反抗,转眼之间,上衣已被解开。

    这时,另一个婢女上前将她扶起,上衣被脱后,又解褒衣,然后脱下衣。

    胡慧珍急得泪珠滚滚而落,但她知道再怎样苦求均没用,只得长叹一声,将双目紧闭,任由两个婢女摆布。

    一会儿工夫,全身脱得一丝不挂,云亮的灯光映射,更显得姑娘的肌肤又白又嫩,真是吹弹得破。

    两婢相视格格轻笑,才将鸳鸯被轻轻盖上,细步退出房去。

    灯光幽幽的照在床上,照在胡慧珍那张吹弹欲破的脸上,更照在她那滚落着晶光的泪珠上,时间啃著姑娘的芳心,她错了!她本想与淫盗同归于尽,最低限度,自已拼着一死,为家门保持清白,可是,现在她知道全错了,自已连动一下也不可能,只有眼睁睁等著,等著那恶运的来到。

    虽然这时不过是初秋,但姑娘的一颗心,恍如放在一片冰原上,冰却,僵硬,已经没有一点生的气息,希望跟着逝去的时光渐渐远去,而残酷的现实,却向她渐渐在接近。

    忽然,一阵得意的怪笑声,远远传来,姑娘心中为那刺耳笑声,像一把利剑,直刺在姑娘芳心深处。

    笑声传来不久,跟着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,步声沈重,好像每一步都重重地踏在慧珍的心坎上。

    慧珍的一个心,随着脚步声向下沈,而心的下面,却是黑暗无底的深渊,又好像寒冰地狱。

    寂寞的时光漫长,而恶运降临一个即将被迫害的人却最快,一会儿工夫,那笑声和步声,已来到了十院之外。

   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,淫荡的格格媚笑道:“莫负了一刻千金呀!时间宝贵请快进去吧!只怕人家望眼欲穿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    “格格!”

    随着笑声,两个人的脚步声,直向院中走来,一直进了厅门,才听那女人媚声笑道:“我就在这房中替你留心着内院,快去吧!听说还是一个蓬门未开的处女呢,怜惜点吧!别暴雨摧花,弄得娇响宛转。”

    “哈哈!”

    一声粗狂的大笑道:“美人儿,你怕那淫声听了心痒难过是不是?”

    “呸!才不是呢!”

    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

    珠一卷,一个胡髯满脸的高大汉子,带着一丝丝的酒气已然跨入房中。

    床上的慧珍那敢睁眼呢,又羞,又急,星眸紧闭,一颗心却在狂跳不已,口中轻轻的发出一声绝望的叹息。

    这汉子正是太阴鬼指,他脱去外衣,现出双臂双腿上毛耸耸的肥肉,走到床前,仔细的向紧闭着双目双颊飞红的姑娘看着,哈哈笑道:“美人儿,别怕哦,包你抽得痛快就是!”

    说罢,伸手在姑娘的脸上轻轻的拧了一下,然后才回过头来,走向桌子边,伸手去打开那只红漆盒子。

    就在他要打开红漆盒子瞬间,房中灯光突然骤熄,那太阴鬼指惊得一怔回头,床上那位美人儿还静静地躺在那边。

    于是由盒中摸出一颗药丸,走到床前,摸著塞在床上的姑娘口中,然后腾身上床。

    一阵娇喊! 一阵哈哈! 突然太阴鬼指不动了,血从背后流了开来,紧接着一声冷笑,迅即由床上夹了胡姑娘,两条身影,向一丛花荫下一闪而逝。

    这来人是谁? 他正是云中良! 他从大厅一直用闪身术跟着这位太阴鬼指,来到玫瑰花院,再由西侧院墙掠入,隐伏在花荫下,见院后无人,才又闪入后窗。

    在这寂静的夜晚,天空只有几颗星星一闪一亮地点缀在天际。

    云中良夹着胡慧珍一路到了太行山中,找到了一个隐闭的山洞口。

    偎在云中良怀中的胡慧珍,由于穴道被制,全身软绵无力,身子直向下滑了去。

    云中良赶紧将她搂住,低声道:“胡姑娘,你怎么了?”

    胡慧珍‘嗯’了一声道:“烦你把我穴道解开吧!”

    此时赤著身体的胡慧珍,那一对坚铤而又最富弹性的双峰,立即压在云中良的胸上。

    登时一阵奇妙的热力和感觉,使得云中良身上微微一震,胡姑娘传出的怦怦心跳声,居然感染得使他的一颗心,也跟着猛跳起来。

    而且就在这时,云中良鼻中又嗅着由胡慧珍身上,散发出来的一股最为奇妙的幽香气息,非兰非麝,醉人已极。

    这一来,云中良的一颗心,更似要跳出了心腔,不止如此,而且身上也升起了一股热流,像电一般闪尽全身。

    云中良一只左手,突然搂得更紧,这是一种奇妙的反应,而胡慧珍亦紧靠了过来,右手往她的穴道一运力。

    胡慧珍突然睁开双目,擡起头来,那对水汪汪的大眼,流露出性的饥渴。

    原来刚才太阴鬼指给她吃的那颗春药,现已慢慢发作起来了下面阴户奇痒难忍。

    这时,云中良把那件白衫脱下盖住慧珍那知她又把白衫拿下,不顾一切,拥住了云中良。

    云中良忽然一震,吃惊道: “姑娘……”

    但是,只喊了一声姑娘,下面却不知应该说什么了,因此,只嘴唇动了几下,并未说出话来。

    胡慧珍满脸红云,樱唇动了几下,一个字也没吐出。

    突伸双手,剥下云中良的衣物,有些撕得破烂,左手环绕住云中良的头,把自已那鲜红的嘴唇凑了上来。

    云中良忽有所悟,心中已慢慢谅解到慧珍突来的动作,而且这也正是他求之不得的。

    于是云中良亦以敏捷的手法,对胡慧珍的柳腰搂了起来,把嘴上来拚命地在她的樱桃小嘴中狂吻著。

    “哼……哥……我的……小穴……好……好痒……哥……把你的…………大鸡巴……给我插……插上吧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忍不住……我……好需要……哼……哦……快吗……”

    慧珍似乎与平常的她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,她口里不断呻吟著,那淫声更使人心中回汤不已。

    于是云中良把娇躯摇摆不停的慧珍抱到一处较平坦的地方,把他那件白衫在草地上。

    那天上的星光照在慧珍的玉腿尽处的小穴上,真是好看,云中良不由得流下口水。

    云中良的左手,这时已伸到慧珍的两条之中。

    “哥……不要……再……逗我了……快……入我……给……我……止止……痒……我那……小穴……像……有虫蚁……在走动……奇痒…………无比……哥……求你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

    听了胡慧珍的要求声,更把云中良刺激得欲火高涨。

    “哥……我……难过死了!”

    于是云中良,伸手按住她的阴户,只觉得又湿又烫,那两瓣阴唇也随着手指的拂弄,一开一闭自动颤抖著。

    他立刻转身跪了起来,分开慧珍那两条修长的玉腿,让慧珍右手抓着云中良那火红的大阳具,对准她那鲜红夺目的阴户,猛力一挺,插得她嗯叫一声,若大的阳具,已全根尽入。

    “哥……轻轻点……有……有点痛……但……里面……好痒……哥…………慢……慢……的抽。

    哼……哦……好痛快……里面……好……好烫哦……哼……哎唷……痛……哎哟……我……要……飞上天……真是……太……太痛快了……哦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哎哟……哦……啧啧啧……哼……”

    慧珍肉紧的淫叫着,一方面又自动地把阴户往上挺,云中良更是使劲地抽送著。

    云中良抽送得愈紧,慧珍的反应也愈剧烈,突然她的双手拚命地按压在云中良的臂部,迎合著云中良的挺送,情绪之热烈,使云中良感到吃惊,慧珍这种放荡的情形比过去的梅萱姑娘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  几十下后,慧珍的气息粗短的喘起来了,眼睛若开若闭,嘴里呻吟连声:“哦……喔……唷……插死……我吧……哥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又长…………又硬……像根……铁棍……插到……我穴里去……插得我……酥……麻……痛……痒……各种滋味……一起来……我……真的……好痛快……哎哟……我有点……吃不消……然……又喜爱……你插……美……美极了……哼……哎哟……我……好快活……快……用龟头……抵住……我的花心……我……哼……哼……”

    忽然,慧珍的小嘴凑到云中良唇上,把吞头塞在他的嘴里,要他吮吻著,身子挺得更高……

    上一篇:清纯玉女菲菲    下一篇:中巴车上玩弄美女
    
    广告合作:wen42354@gmail.com
    天天干_夜夜啪_天天操_天天啪_天天射_天天日_天天撸-在线视频
    本站成人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设立于美国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如果侵犯当地法令请自行离开!
    统计代码